科考的,冉方已经了很次了。

    这毕竟关系到秦,愿,是在到冯此客气伏低做的姿态,他拒绝了。

    等到二人坐,冉方便问:“敢问丞相,这科考已经准备何了?”

    按照龄来,冯够称上一声长辈了,科考是在冉方的候,却一副辈请教的姿态,是给人一很怪异的感觉。

    倒是并未察觉,听到冉方的问话便回答:“差不安排妥了。”

    “按照上次王绾安排,见,我特选在了城一处偏僻的院,外让陛的亲军来监督,且每一的考试内容各有不做了区分。”

    “是这科考的候,难将他们吗?”

    “是这人,若是像上次一连考几,合适吗?”

    听他这话思,倒像是真这次科考

    到了这一步,他即便是有余力不足阿。

    听这次科考的准备,冉方连俩点头,倒是比上一次王绾准备的充分了不少。

    毕竟有做,他的准备难免是有问题的。

    冉方:“上一次因,已经造了很不的影响,这一次便不做了。”

    “既已经有了方,直接将座院的房屋拆掉,在院做一放置一张桌隔间,每个房间容纳一个人。”

    “到便安置每一个考坐在的屋此便省的屋不够的问题。”

    “监考的考官,不应一人负责,不在朝寻一文臣,一监考试卷,此既更加严密监视考防止有人闲话。”

    “至监考的官员,不太早定来,将名单确定,等到科考的再偷偷通知,有人贿赂官员来达到的目的。”

    听冉方的建议,冯疾连连点头。

    他本这次的科考不求有功,毕竟上一次王绾的教训历历在目。

    来寻冉方是试一试,若是够有办法算是有按照他初的摄向,虽不至个份上,够万一失。

    了冉方的这建议,他更加有信了。

    “此法倒是不错。”

    “有了这官员的互相监督,算是了问题,这次的科考定让陛的。”

    “谢指挥使,若是这次科考功,我便让人再给礼物来,感谢这个功臣!”

    冉方笑笑,似乎这个奖赏并未放在上。

    不到冯疾带来的羊, 他不由玩笑:“再送羊来了。”

    “哈哈哈,!”

    ……

    冯疾入宫找嬴政禀告,将这次科考的监考官员名单写了一份,偷偷送给了嬴政。

    此,这次参与科考的官员,在未始科考,除了嬴政有人知有谁,甚至连他们本人不知是听这次科考的监考官不止一人已。

    间终到了科考,冯疾紧赶慢赶在科考将冉方的工准备被秘密押到科考县城的官员惊慌,是犯了什儿?

    在见到冯有其他,才明白了的职责。

    他们有经验,是按照冉方让人送的监考册做

    在考进入考场的候,每个监考官员监考的,走到他们房间内。

    等到有人,考官才拿早已印的考试题,挨个放在了他们的桌上。

    “咚——”一声在科考的场内响,预示这次科考正式始。

    一惊讶,这次的考试场的不一是在投入考试候,已经忘记了这

    他们奋笔疾书,考官是不停观察,他们是否有弊的嫌疑,演睛他们写的内容。

    毕竟谁,这次科考,若是够在科考排个名次,怕是他们的僚了,是十分关注的。

    这场万众瞩目的科考,在这安静的氛围始了,的人们格外紧张,消息的人们,却显平静许了。

    不管什,此刻有人的目光在等科考的结束。

    尤其是参与了上一次科考的王绾,他紧张了,既担这次冯疾做比他,陛他另演相肯定失望。

    希望这次科考真正选拔一有才人,此陛的一片真有被辜负。

    在这忐忑的,他不知的,竟不知不觉来到的冉方府邸

    因了,门口的侍卫认来他的身份,他与冉方的关系不错,便主迎上,问:“参见御史人,我人正在府,御史人请。”

    本来进的王绾,被侍卫这思离了,点点头便走了进

    这一次来到冉方的府比上一次他来了不少。

    倒不是这院的装饰,是给人一很舒服的感觉。

    院的花花草草,一是经养护的,有一有见的植物,在这院摇曳姿。

    他走进了几步,到冉方在一,围一个磨盘不知在做什

    ,他便声问:“先这是在做什呢?”

    “哦?原来郑在?”

    这话像是刚刚到郑,郑倒是气,笑:“原来是御史人。”

    “我与指挥使在研旧一新的东西,?”

    听这话,王绾有放在一个玻璃盆浓白瑟的浆叶,他有不屑口:“不是豆浆嘛,老夫像是有见。”

    “郑此糊弄老夫阿!”

章节目录